当前位置: 主页 > 人力资源 > 警惕“脆弱五国”市场动荡引发新危机

警惕“脆弱五国”市场动荡引发新危机

发布时间:2014-03-07 18:44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今年春节前后,巴西、印度、南非、印尼和土耳其“脆弱五国”以及阿根廷等新兴经济体遭遇资本抽逃、本币贬值,国内资本市场大幅动荡。


一、脆弱五国金融风险骤升

近来,脆弱五国受内外因素叠加影响,资本市场动荡,并波及发达国家股市,呈现了类似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前兆。

一是群体性货币贬值。仅1月份,南非兰特贬值5%,巴西雷亚尔贬值3%,土耳其里拉下跌超过9%,印度卢比下滑3%,印尼盾下挫4%。脆弱五国面对资本迅速外流、汇率大幅下挫的压力,或放任汇率波动,或多次提高利率,仍难以平抑市场恐慌,政策空间日益缩小。有分析预测,2014年脆弱五国货币可能进一步贬值15%左右。

二是短期资本外逃加剧。2008年至2012年间,约有7万亿美元的廉价国际资本流入新兴市场。从去年中开始,短期资本开的本币债券投资者和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开始跟随散户加入抛售潮逃离,进一步助长脆弱五国金融资产下跌。1月份,新兴市场股票、债券市场基金分别流出资金122亿美元和46亿美元。新兴市场股市已累计下跌7.5%,为2009年最差开年表现。

三是经常账户和财政赤字高企。印尼、巴西、南非、土耳其等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增长迅速,如土耳其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7%,印度赤字超过GDP的5%。2013财年,印尼、土耳其、印度外债已经超过GDP的20%。货币贬值和资本抽逃交织,国际收支更为恶化。

四是国内经济转向滞胀。脆弱五国通货膨胀严重,印度、阿根廷1月份通胀率超过两位数,土耳其和印尼的通胀率保持高位,分别为7.3%和8.2%。GDP增幅连创新低。2013年印度GDP增速4.5%,为10年来最低;印尼GDP增速5.78%,为4年最低;巴西、南非、土耳其经济增速下滑。各国提高利率的努力虽可缓解资金外逃和通胀压力,却抑制经济增长,经济将更为脆弱。


二、脆弱五国市场动荡可能演变为第三波金融危机

从摩根斯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大宗商品敞口、股市估值等经济前瞻指标看,脆弱五国“树欲静而风不止”,金融市场动荡远未平息。有人称,脆弱五国将步美国次贷危机、欧债危机后尘,发酵为第三波金融危机。

与1997年东南亚国家相比,脆弱五国宏观经济基础相对强化。五国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下降,债务结构有所优化,货币政策稳健性增强,采取浮动汇率制,外汇储备规模扩大。到2013年底,印度外汇储备2686亿美元,巴西3490亿美元,土耳其1143亿美元,相对比较充足。经过10多年增长,五国经济体量增大,应对冲击回旋空间更大。

与1997年相比,脆弱五国面临外部冲击弱化。当前,美国渐进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宽松性质未发生根本性改变,欧、日仍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这与1995年前后美大幅收紧货币政策有很大不同。大宗商品价格虽上升乏力,但仍处历史高位,2月13日CRB指数为461,未出现1997年大幅下挫和下触历史低位的趋势。

应密切关注脆弱五国的金融风险,加强与相关国家的合作,冷静扎实办好自己国内的事情,尽可能将负面影响最小化。

第一,加强海外经贸风险预警。我国企业在脆弱五国市场的对外投资和承包工程较为集中,海外中资企业要防范所在国局部金融动荡,避免和减少贸易和投资损失。着力防范外部金融冲击,加大有关外部风险监控,监测资金流动,防止对国内楼市、汇市、股市造成大的冲击。

第二,加大与有关国家的贸易投资合作。扩大对美日欧等发达国家出口,弥补脆弱五国外需下降的缺口。合理估计脆弱五国资产价格下行趋势,鼓励企业在合适时机出手购买资产,在发达国家缺位的情况下,实现逢低吸入。增加对南非、巴西等出口,扩大自土耳其、印尼等进口,实现双边贸易平衡发展。

第三,加快推进国内市场化改革。借发达国家向好、国际大环境平稳之际,加快落实各项结构性改革措施。狠抓备受关注的影子银行、地方债务问题,对房价下跌情况进行压力测试,摸清情况,及时化解风险。 

第四,继续推动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变革。倡导全球宏观经济政策的对话与协调,抛弃以邻为壑的狭隘思维,反映新兴经济体的利益关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